奇能异士网奇能异士网

发掘民间超人

东京奥运会|乒乓球综述:中乒迭代日本进击 “世界乒乓”未来可期

新华社东京8月7日电(记者张寒、苏斌)从7月24日开幕第二天,到8月6日闭幕前两天,2020东京奥运会乒乓球赛走完了它在东京体育馆的全部赛程。

这14天里,位于“奥运遗产区”腹心之地的这座1964年东京奥运会时的体操馆,见证了日本乒球的历史性突破,也见证了“可爱、可敬、永远让国人自豪”的中国乒乓球队续写辉煌……如果建筑会说话,东京体育馆大概会骄傲地讲述乒乓球项目如何在这“最特殊的一届奥运会”上涂画浓墨重彩。

7月26日,陈梦在比赛中。当日,在日本东京体育馆举行的东京奥运会乒乓球项目女子单打第三轮比赛中,中国队选手陈梦战胜瑞士选手莫雷,晋级十六强。新华社记者王东震摄

国乒的光荣与传承

如果建筑会说话,纯正日本基因的东京体育馆,这14天里说的却可能是中国话。

五场决赛,除了混双的结尾略有遗憾,中国乒乓球队在这里摘得四枚金牌、三枚银牌,为女团夺冠的还是三名“奥运新生”。

在允许每个协会最多两名运动员参赛的男、女单打项目上,马龙和樊振东,陈梦和孙颖莎,两场“会师”凝固经典,而孙颖莎作为“00后”,女单半决赛阻击伊藤美诚,一战成名。

翻开历史的相册,你会惊奇地发现,这一幕对于奥运会乒乓球赛场来说已经是习以为常,2016年的里约,2012年的伦敦,更毋庸说2008年北京奥运会,三面五星红旗两次同时升起。

还不仅是在球场里。从2008年的北大馆,到2021年的东京,从运动员、教练员、官员,到国际组织、奥组委工作人员,志愿者、媒体记者和转播团队,国歌奏响时都有人跟唱——“前进!前进!前进!进!”。

而对于乒乓球馆的更多人来说,“中国”二字也许不止是血脉里刻下的印记。

中国女乒对阵德国的女团半决赛,有人笑称“场上八个人,七位来自中国”,但看德国教练施婕指导索尔佳从世界排名第一的陈梦手里赢下一局,你会忽然被别的什么东西击中,而这,不过是中国乒乓球向世界散播影响力的一个缩影。

展开全文

8月4日,中国队组合陈梦/王曼昱(右)在比赛中。当日,在东京奥运会乒乓球女子团体半决赛中,中国队战胜德国队,晋级决赛。新华社记者王东震摄

中国乒协主席刘国梁回答路透社记者提问时说:“中国队不是这一届强大,是一直都很强大,我们强大的理由是一直有着光荣的传统和传承,是每一代乒乓人的共同努力。”

国际乒联集团首席执行官史蒂夫·丹顿则说:“中国是乒乓球世界极为重要的一员,他们向世界展示极致的专业和超强的实力之余,也通过输送教练、组织训练、举办赛事,帮助其他协会取得进步。”

日本乒球进击的新一代

东道主日本队是除了中国之外,在本届奥运会上收获最丰的乒乓球队。26日的混双决赛中,水谷隼/伊藤美诚从两局落后的不利情况下出发,顽强上演逆转好戏,最终以4:3掀翻中国的世界冠军组合许昕/刘诗雯,赢得日本乒球历史上首块奥运金牌。

接下来的比赛中,日本队也显示了超强的战斗力。女单有年仅20岁的伊藤美诚摘取铜牌、三届元老石川佳纯打到八强,女团日本队只在决赛输给了最终成功卫冕的中国,日本男团则在半决赛2:3惜败于德国队之后,铜牌赛3:1小胜韩国队,为东道主再添一枚奖牌。

如果说2017年杜塞尔多夫世乒赛上日本队看似突然的“爆发”还只是预告,那么刚刚过去的这个奥运周期便见证了他们在世界乒球特别是女子乒坛的全面进击,连刘国梁都毫不避讳地指出,女乒明显中国、日本更为接近,别的协会“还是稍微欠了一点”。

8月5日,日本队选手石川佳纯/平野美宇(右)在比赛中当日,在东京奥运会乒乓球女子团体决赛中,中国队对阵日本队。新华社记者王东震摄

来自四大洲的男单八强和12岁的扎扎

刘国梁说这话时前面还有一句——“现在的形势是‘世界打中国’,来自世界不同地方的选手这次拼中国拼得非常凶,给我们带来巨大的压力和挑战。三年以后的巴黎奥运会,竞争会更激烈,特别是男子乒乓球。”

和女单打到四分之一决赛就只剩韩莹一支欧洲独苗相比,男单八强组成的多样性令国际乒联的几位高层感到尤其自豪。

除了占据一、二号种子席位的中国选手,以及韩国选手郑荣植、德国名将奥恰洛夫这样的熟面孔,人们还看到斯洛文尼亚“黑马”达科·约奇克,年仅19岁的中国台北对手林昀儒,巴西小子雨果·卡尔德拉诺,以及来自埃及的奥玛尔·阿萨尔。

国际乒联秘书长劳尔·卡林说:“一届奥运会乒乓球赛的八强阵容中有来自四大洲的选手,这是以前从没发生过的,我们为之感到非常骄傲。”

丹顿也以此为国际乒联近年来在推动项目全球化工作上的成绩背书:“如果说混双决赛让中国以外的其他协会看到参与奖牌竞争的机会,那么本届奥运会上非洲、大洋洲和美洲球队、选手所取得的进展,则表明我们这项运动正在朝着世界更大范围的普及度进发,而不仅仅再限于欧亚称雄。”

成绩讲话的同时,“参与”是另外的层次。当58岁的老将倪夏莲邀约“巴黎再见”,记者还曾惭愧地掰算,相比倪阿姨对入选卢森堡下一届奥运阵容的信心,三年之后自己还跑不跑得动。

7月25日,卢森堡老将倪夏莲在比赛中。当日,在日本东京体育馆举行的东京奥运会乒乓球项目女子单打第二轮比赛中,58岁的卢森堡老将倪夏莲与17岁的韩国选手申裕斌上演了一场精彩对决,双方鏖战七局。最终,申裕斌以4比3战胜倪夏莲。新华社记者郑焕松摄

和老骥伏枥一样鼓舞人心的,还有新一代的朝气,从12岁、来自叙利亚的史上最年轻奥运乒乓球选手扎扎,到17岁的韩国少女申裕斌,奥运赛场从不缺少新鲜血液。

疫情下的奥运乒台新体验

吹球,禁。擦台,禁。混用毛巾桶,开赛前握手,混采区“聚集”……禁。疫情给东京奥运会带来的不止是“推迟一年”,具体到乒乓球赛场,一系列为防疫而确立的新规,让已经一年半没太多球可打的运动员们,又要被迫改掉很多下意识的习惯动作。

实力超群如马龙,都体验过热身赛上因违反防疫规定被出示黄卡、打断节奏的不适应,许昕直到站上奥运赛场还发生过“欲吹还休”的小尴尬,这届奥运会有多特殊,身在其中的人多少都有些体会。

不过14天赛程走完,东京乒台留给人们的更多是经验和信心。

去年在中国的帮助下“重启”乒乓球国际赛事的丹顿说:“疫情对体育赛事的影响是巨大的,数以千计的赛事因为疫情停摆、推迟,包括东京奥运会。去年在中国的‘重启’系列赛帮助我们探索了疫情下办赛的可能性,而在东京我们也看到类似的情形。”

8月5日,中国乒协主席刘国梁在赛后祝贺中国队教练李隼和选手陈梦、孙颖莎、王曼昱。当日,在东京奥运会乒乓球女子团体决赛中,中国队战胜日本队,夺得冠军。新华社记者杨磊摄

“事实证明,日常化检疫检测、防疫‘泡泡’、防护措施和流程控制等是疫情下办赛所必要而有效的,能尽可能地最小化人们因为赛事举办而感染病毒的危险。国际乒联也会在疫情结束前继续采取严格措施,把‘安全’放在第一位。”

“相信今年的休斯敦世乒赛和年底之前计划中的另外5到6项乒乓球赛事都能如期举行,也希望随着疫情所带来的困难和复杂性被逐一解决,我们能逐渐把体育赛事带回正轨。”他说。

编辑:郑直、吴博文、吴俊宽、蔡涵彬(实习)

新华社东京奥运会报道团出品

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

网站分类

最新留言